《史上最强手机地图》 正文卷 第1299章 顺逆

作品:《史上最强手机地图

    逛着长安,看着形形色色的人,有些感慨,大汉民族起源于此,能够亲眼见证原汁原味的大汉,是很有意思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,忽然前面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都让开,闲杂人等不要挡着路,要是让逃犯跑掉,我饶不了你们。”声音虽然好听,但语气实在有些嚣张和蛮横。

    随后钱如怀就看到前面的人群纷纷急忙闪到了一边,稍微慌乱过后便淡定围观起来,显然此事他们时常遇到。

    一个贼眉鼠眼的人冲着几人而来,显然就是女子口中所说的逃犯,而后便是几个大汉差役,拿着铁链和武器紧追不舍,而冲在最前面的更是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此女行动迅捷,体力比男子还好,一身利落的装束,将她的好身材凸显无疑,脸蛋更是美丽动人,只是配上她此刻的行动实在是有些风格迥异,却增加了动人的色彩。

    就在钱如怀看完了女子全貌的同时,那个贼眉鼠眼的人已经冲了过来,手中出现了一把匕首,朝着就来,显然他先要将钱如怀劫持,毕竟钱如怀看起来气质高贵,一定不是一般人,劫持了,还有逃走的可能。

    只是这显然是鸡蛋碰石头,自找死路,不需要林一他们动手,只是抬起腿向着来人一脚踹过去,然后那个贼眉鼠眼的人便直接向后飞去,不用后面的那个女衙役追了,直接就冲她自己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女衙役也是一个有功夫的,面对这样的情况反应很快,瞬间将手中的铁链张开,然后直接将冲来的贼眉鼠眼的人锁了上去,当然那么大的冲势根本不可能轻松就卸掉,而这正好展现出了女衙役不俗的功夫。

    只见她在用铁链锁住那个贼眉鼠眼的人的同时,身子原地转了个圈,三百六十度转了回来,这样自然就卸掉了冲击力,而逃犯也被他锁的死死的,想要跑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周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对于这些掌声女衙役本能的抬起了头,想要炫耀她的功绩,毕竟她抓捕罪犯就是为了享受此刻万人敬仰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这是我许平君应该做的。”女衙役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不错,这就是原著中那个刁蛮任性,却敢爱敢恨的许平君,钱如怀来到这个世界要收的女人之一。

    只是她此刻说出去后,她身后的衙役却拉了下他的衣服道:“貌似不是在感谢你啊头。”

    许平君动作僵硬了一下,然后看向周围鼓掌叫好的人群,发现这些人确实不是在看她,目光都汇聚在了前面那个刚才那个一脚将逃犯提回来的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让她瞬间不爽,暴怒起来,她许平君纵横街道这么多年,抓捕罪犯无数,什么时候需要人帮忙?她要的是荣耀,而不是别人的帮忙,而且本来那逃犯也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,很快就会被她抓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更是气的不行,到手的荣耀被人抢走了,这是她最不能忍的,于是直接将罪犯扔给了后面的衙役道:“看好他。”

    任何许平君直接走向了钱如怀。

    自然早已经发现了许平君,不过他确实没有专门来找她,只是想先在长安街逛逛,没想到碰到了她,正好那个逃犯扑了过来,他顺手帮了许平君一把。

    当然他的脸上不会有多余的表情,冷淡而高傲,真正的贵族都比不上他这独特的气质,从骨髓里带来的天生高贵。

    许平君很漂亮,只是此刻的她实在说不上有多么柔美,说白了就是没有女人味,在这个时代倒也不算什么,因为大汉朝不管男女都民风彪悍,不拘小节。

    汉武帝时期的长平,作为汉武帝的姐姐,却执掌着皇城兵马,本身武力也不弱,特别是靠山妇的盛行,一个个膀大腰圆,简直比男人还恐怖。

    许平君跟这种完全是不一样的,长平其实很有女人味,毕竟作为皇室之人,从小怎么可能少了礼仪,但她却身手了得,性格暴躁,而许平君则是真正的性格所致,她就豪爽,就是大大咧咧,喜欢跟男人一样的行事风格,不做作,不掩饰。

    而又因为她父亲是牢头的原因,使得她从小耳濡目染之下,性格显的刁蛮跋扈,很多人是不喜欢的,但钱如怀却很欣赏,因为她真,这样的女子一旦遇到她爱的男人会义无反顾跟随。

    钱如怀会是她的男人,只是现在的她还不自知,气冲冲的朝着走来,然后嚣张的骂道:“喂,你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看不到我家主人帮你抓住了逃犯,你说什么人,当然是帮助你的人。”林一瞬间就开口喝斥道。

    “哼,本姑娘用得着你们帮助吗?你也不问问这街坊四邻,我许平君在长安街抓捕的逃犯恐怕比你们见过的逃犯还多,竟然敢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说帮我。”

    许平君更加的不爽,嚷嚷起来,只是显的有些刁蛮,毫不讲理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也都无奈的摇头,小声提醒钱如怀等人不要理会她,毕竟他们都知道许平君是什么样的人,在这一片,许平君每日都要逛上几圈,抓捕逃犯,保证了这一片的安宁,可是同时许平君刁蛮的性格也让她难以维系好人缘,每次追捕逃犯也是弄的鸡犬不宁,很多摊子被掀翻什么她也是不管的,甚至跟很多百姓也会有冲突,因此大家对她是既爱又无奈。

    林一眉头一簇就要动手,作为黑羽军,从来都懒得跟人多哔哔,直接动手是最为简单的解决问题的办法,对方直接被杀死,自然也就不存在问题了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能让林一将许平君杀了,于是开口道:“不领情就算了,就刚才那个逃犯,你多跑两条街自然也抓的住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这是明显的嘲讽,多跑两条街,以长安城来说,那是一段很长的路程了,个把时辰未必跑的完。

    说完转身便也带着林一等人打算离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许平君却是一步冲出,来到的面前将他拦了下来,开口道:“你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为什么不能走?”钱如怀反问了一句,他知道许平君的性格,确实刁蛮任性了一些,因此被他嘲讽了,自然不会善罢甘休,一切都在计划之中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因为我怀疑你和逃犯是一伙的。”许平君开口结巴道,虽然她有点刁蛮任性,但是还不至于到无知的地步,刚才确实是她心里不爽才会质问,被嘲讽后对方想走,她自然是不能让她走的,咽不下这口气,但当问她为什么不能走的时候,她差点说出来真因,那就丢人了,所以随便找了一个其他理由。

    只是这话一出,周围的人一片哗然,有点懵,钱如怀更是开口道:“你确定我跟他是一伙的?”

    说着指了指那个逃犯:“如果我跟他一伙我为什么要踢他一脚将他拦下,不是应该放他过去,踢你一脚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因为……因为你们肯定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,少废话,跟我走一趟吧。”许平君有些慌了,毕竟这确实有点莫名其妙,理亏的很,根本就说不通,只能先将钱如怀带回牢里,到时候出气。

    一言不和就抓人,这是许平君的特性,但一般情况下她几乎都是对待有重大嫌疑的人才会这般嚣张无理,而抓进去的人几乎十个里面九个是对的。

    不过今日抓那是真有点理亏,她自己也清楚,但她许平君就是这么刁蛮不讲理,你能怎么办?

    碰到其他人自然没办法,说不好就被抓走了,但钱如怀1是谁,怎么可能被抓走。

    “这朗朗乾坤,光天化日之下你竟然想要强抓人,这大汉天下衙役已经到了这种无法无天的地步了吗?”钱如怀开口淡然道,只是他的气质此刻瞬间给人一种浩然正气长存的感觉。

    受到这种气质的影响,周围的人群也对许平君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许姑娘这次是怎么了,怎么看着有点不正常啊,这一言不和怎么就想抓人家啊,以前也不是这样的啊,以前那些人多少看着就不像好人,这位看起来可是贵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这丫头什么都好,就是脾气太爆,不想后果,任性一些,其他人也就罢了,可是这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,到时候别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是啊,这姑娘可是替我们抓了不少混蛋,我也不希望她惹麻烦,事情过去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是现在她肯定被激起了斗志,以她的性格你们还不知道吗,绝对不会善罢甘休,你们还记不记得前些日子她为了抓捕一个毛贼,追到了人家的老巢,人家足足十几号人,按理说她直接等待其他衙役过来一窝端了就好,结果对方激起了她的斗志,楞是跟人家十几号人生死相搏,最后毛贼抓住了,她自己也是遍体鳞伤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不去劝劝她吧,可不能让她这么任性,最近几天长安城可是出了不少大事,广陵王都出事了,还是小心点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说的,现在长安城到处在传王的事情,对于王虽然我表示很尊敬,很喜欢,但是同时王的出现势必会改变长安城的格局和现状,这时候哪怕一件小事也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只是许平君这丫头什么时候听过我们的劝说?”

    “那这可怎么办啊,要不去叫她父亲过来?”

    一群人多数对于许平君其实还是呵护的心理,毕竟许平君平时维护了他们的利益,抓捕了不少毛贼地痞什么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的议论对于许平君听的清楚却没有理会,此刻她看向的眼神中充满了斗志,开口回应道:“哼,你休想用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来让我相信你,你有没有问题,得先跟我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问题凭什么跟你回去?”钱如怀依旧淡然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有问题就有问题,必须跟我回去。”许平君也懒得再多找借口,反正就是要抓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不呢?”钱如怀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抓你回去。”许平君更加的斗志昂扬,暴力手段解决问题一向是她最拿手的。

    “你怕是办不到。”开口一脸挑衅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许平君有些气啊,也懒得多废话,直接冲向了钱如怀。

    其实打斗这种事情自然是不需要出手的,林一几个都会先上,只是他们发现对待许平君的语气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,所以就没有妄动,要平时一个不感兴趣的人敢这么说,早一刀砍了,那会跟你这么多废话。

    许平君朝着扑来,她是从小跟着她父亲学抓捕的,这么多年一直也是这么抓捕罪犯过来的,所以她其实总结了一套很有用的抓捕手段和招式,那些招式看起来是毫无用处,难登大雅之堂的东西,但实际上却是简单实用粗暴。

    而大部分人都是正正规规学的武功,因此看不起许平君的招式,但一旦开打就会发现,他们摸不准许平君的套路,反而会处处受限,最终被许平君抓了回来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对于钱如怀是没有任何用处的,在许平君扑过来的时候,微微一侧身就已经被避开,之后许平君使尽手段也没能碰到分毫,仅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高低,许平君却越发急眼,根本没去想这其中的道理,只是以为只会躲避的功夫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个男人,有本事跟本姑娘正面来啊。”许平君气的怒吼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!”钱如怀开口道。

    这回答让许平君微微一愣,让围观的人也有些不适应,毕竟太过干脆。

    “那可说好了。”许平君气呼呼的说了一句后又冲向钱如怀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确实没躲,然后许平君倒飞了出去,此刻众人已经明确了一点,人家根本就比许平君厉害的多,刚才并不是在躲避,只是让着许平君而已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但是许平君还是不服气,于是再次扑向了钱如怀。

    这一次没有将她打飞,只是反手将她制住,就如同他们平时对待逃犯那样,对此许平君更是不服。

    几次之后,许平君已经用上了自家所有的本事,但还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又没有本事抓我,又说不出个理由来,懒得陪你玩了,走了。”钱如怀潇洒的拍拍手,好像刚才就是陪许平君玩一样。

    实际上也确实是如此,对于来说确实是陪许平君玩,当然也是为了吸引许平君,对于许平君的性格,就要用这种方法来吸引她,你越顺着她,反而她越不在意。www.clpv2b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