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

作品:《蔷薇花开了吗

    ……  一整天的课柳明修都不在状态。

    下午放学, 隔壁班男生过来喊他去打球,柳明修坐在座位上,望着桌面空白的英语试卷,耳旁一直回荡着杨夏那句

    ——“你就没想过, 万一当年嫂子是出了意外呢?她在国外没法联系你, 或者是出于某些原因,她不方便联系你呢?”

    手上拿着笔,始终一字未动。

    舒宁从后桌偷看了眼,“我去,早上第一节英语课, 现在都第九节放学了, 怎么还在看英语试卷。”

    舒宁用手在柳明修眼前晃晃, “回魂了回魂了, 你这是打算在学校坐到地老天荒啊?”

    隔壁班男生在外面喊“等会儿还打不打球了?”

    柳明修依然没反应,目光从桌面上的试卷移开, 望向旁座空荡荡的座椅。

    她今天没回学校。

    杨夏叹了口气,对外面的人说“不去了,他没心情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起往外走,柳明修心情不好, 一路没说话, 杨夏和舒宁自然也很识趣地没在这个节骨眼上开玩笑。

    离开教学楼, 外面晚霞漫天。今天是七夕,又是周末,校园里不少成双成对的小情侣, 舒宁校外谈的那个小女朋友也早早在门口等他。

    杨夏和舒宁各自上了自家司机的后座,临走前,舒宁降下车窗,对他说“别怪做兄弟的没提醒你,今天情人节,女孩子都喜欢鲜花巧克力什么的,你去买点儿哄哄谢蔷,事情翻篇了也就算了。就算她那两年在国外给你头上种了草,你不也找了三十几个女朋友,你们半斤八两,谁也不吃亏不是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柳明修喉咙一噎,“你他妈……”

    舒宁赶紧把车窗升上去,先溜保命“我走了啊,预祝你们第七十八次分手复合成功!”

    柳明修“……”

    医院病房,男人安静躺在床上,像是睡着般失去了对外界所有反应。旁边的心电监测仪发出微弱有序的滴鸣声,显示心率,血压一切正常。

    护工进来,准备给谢正明擦身。谢蔷接过她手里的东西,对她说“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小姐。”护工应着,重新退出去。

    余晖透过窗纱,洒落在男人英俊的面容。高挺的鼻子,深深的眼窝,薄薄的嘴唇,虽然已年近五十,依然有着年轻时的俊朗。

    亲戚朋友都说他们父女长得很像。确实,谢蔷看过母亲的照片,母亲是很典型的温婉美人,五官柔和毫无攻击性,她的却深邃,立体,大眼睛和高挺的鼻子都随了爸爸。

    谢蔷给谢正明擦完面部,又去帮他擦四肢。

    沈文清和另外一位医生从外面进来,喊她“小蔷。”

    谢蔷放下手里的东西,“冯医生,沈哥哥。”

    冯医生和沈文清是大学同学,当初她决定回国,国内的医院关系是沈文清帮忙打点的。冯医生是神经外科方面的专家,那场车祸谢正明虽然保住了一条命,但脑部受伤严重,两年来一直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冯医生安慰地说“别担心,谢叔叔现在的情况很稳定,并没有恶化的趋势。”

    谢蔷来医院的次数不多,不是她不乐意来,而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,她都无法面对。

    谢正明出事,谢蔷一直把责任归咎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谢蔷垂下眼睫,“没有恶化,但也没有好转,是么?”

    冯医生翕了翕唇,正想说什么,谢蔷低声开口“临床上昏迷超过数月,醒来的几率就会逐渐降低,过了半年以后,病人越来越难对四周环境产生感知,一般会发生永久性的脑功能障碍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而谢正明已经昏迷超过两年了。

    植物人状态持续两年时间,能醒来的几率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冯医生无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有时候女孩子太聪明了也不好,旁人对她的安慰不管用处,只会更加痛苦。

    沈文清走到她身旁,掌心放在她肩头,“我们总要抱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每次来这里,谢蔷的心情都不会好,但她却也不再是两年前只懂得逃避的小女孩了。

    人总要向前看,谢正明那样疼爱她,不会愿意看到她自暴自弃的样子。

    谢蔷望向沈文清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离开病房,谢蔷先上车。沈文清让医院里的一个小护士拦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隔着车窗,谢蔷看见小护士正红着脸跟沈文清说话,往他怀里塞了一大盒巧克力,然后转头飞快地跑走了。

    谢蔷看了眼日历,才发现今天是七夕。

    好看的男人总是招小姑娘们的喜欢。

    沈文清身高腿长,斯文英俊,一身白大褂自带禁欲气息,实属现下小姑娘梦中情人的标准款。

    沈文清拉开车门坐进来,随手把巧克力放在后座。谢蔷忍不住侃道“看来沈哥哥又伤了一个少女的心。”

    沈文清看她一眼,“别乱说。”

    谢蔷耸耸肩,“年轻小姑娘嘛,看见帅哥都迈不动腿。”

    沈文清拉上安全带,启动了汽车,问她“你也是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”谢蔷答得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人可是视觉动物,帅哥美女谁不喜欢?谢蔷不否认自己是条货真价实的颜狗,不然当初怎么会着了柳明修那王八蛋的道。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,柳明修多金归多金,温柔这个词可跟他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最近在学校过得还好吗?”沈文清换了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谢蔷下意识地答。转念,她记起什么,颇为幽怨地说,“就是有个王八蛋天天气我,要不然我能过得更好。”

    轿车滑入马路,沈文清问“是喜欢的男孩子?”

    “我眼睛能瞎到这种地步?!”谢蔷险些跳起来,两眼瞪得老圆。

    沈文清淡笑了下,“很少见你有情绪这么激动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都是被柳明修那个王八蛋给气的!”谢蔷想也不想地反驳。

    要说谢蔷长到十九岁,总共谈过两任男朋友。一个是高一时候和隔壁班班草,只谈了两天,就惨遭柳明修的棒打鸳鸯。

    想起这事儿谢蔷还有气,她从小就喜欢那种斯斯文文高高瘦瘦,清秀又温柔的男孩子。

    当初纵观全校,能360度全方位无死角符合谢蔷审美标准的,也就只有班草一个人。她好不容易和班草眉来眼去了大半个月,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,鸡不鸣狗不叫,晚自习班主任偷偷打了瞌睡的夜晚在课桌底下牵手成功了。

    结果小手还没牵上两天呢,柳明修这王八羔子五行缺德,竟然向教导主任举报她早恋。

    本来这事儿让老师知道了也不要紧,谢家财大业大,每年给学校的赞助费上百万起步,就是校董事长亲自见了,也得给上三分薄面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都什么年代了,高中生还不能谈个恋爱了?

    问题就出在了教导主任的身上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长松中学教导主任姓谢名婉,是实打实的谢家人,是和谢蔷身体里流着同样血脉的亲姑妈。

    柳谢两家是世交,谢蔷和柳明修订了娃娃亲的事儿,这可是双方家族都知道的。

    就算那班草再帅再有才华,到底是个门外人,柳明修才是将来谢家名正言顺的女婿人选,谢婉可能帮着外人对付自己人吗?不可能。

    于是背叛联姻约定的谢蔷成了两方家族的千古罪人,那段时间天天被三姑六婆七大叔八大姨轮番念叨,最后她脆弱的小神经实在绷不住,选择与班草分手告终。

    而柳明修那王八羔子一朝得志,开启了天天蹲在她放学路上摁着她亲的新型作战手段。

    ——早知有今天,当初她一定把他的舌头咬断。

    谢蔷回忆起自己那段无疾而终的初恋,一下子悲从中来,眼里泪光闪烁,只恨当初被柳明修那张脸闪瞎了狗眼,看脸识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    谢蔷气哼哼地往椅背一靠,笃定地说“我这辈子已经瞎过一次了,绝不可能再瞎第二次!”

    柳明修走在去谢蔷家路上的那条商业街,毫无预警地,一连打了七八个喷嚏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打一个喷嚏是有人想你,打两个喷嚏是有人骂你,打三个喷嚏是有人问候你祖宗,一连打七八个喷嚏——柳明修觉得这人可真是心肠歹毒,至少把他三生三世都问候了一遍。

    今天七夕,满世界商铺门口都结满了粉色的气球和彩带,柳明修逐家逐家看过去,心里认真琢磨着哄谢蔷这个事儿。

    玫瑰花是不能送的,她有哮喘,碰上花粉就发作得更厉害。当初他少不更事,自以为是地想给她一个惊喜,往她书包里藏了束玫瑰,谢蔷就这么闻了两闻,当场连气都快喘不上来了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他就对鲜花一类的物品如临大敌,逢年过节,要是学校里哪个男生敢给谢蔷送花,柳明修第一个冲上去把对方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送巧克力?谢蔷好像对巧克力也不太感冒。

    柳明修脚步停在一家蛋糕屋前,望着展示柜里那只一磅大小的心形草莓蛋糕。

    ——她倒是挺喜欢吃草莓的。

    以往每回和她出去逛街,她看见漂亮的草莓蛋糕就迈不动腿。

    谢蔷挑食,难得有样爱吃的东西,柳明修为此还特地在空闲时间去学了烘焙。要不是今天时间不允许,自己diy大概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店员主动迎出来,“您是想买蛋糕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柳明修指尖隔着冰柜点了点,“要心形的这只。”

    买完蛋糕,柳明修看了眼时间,七点十五分,她应该还没吃晚饭,这会儿过去刚好。

    他走到路边拦了辆车,对司机道“去御城公馆。”

    车停在御城公馆外,谢蔷叽叽喳喳向沈文清倒了一路的苦水,把柳明修这段时间对她所做的恶行从头到尾数落了一遍,说到最后嘴皮子都干了。

    沈文清泊好车,从旁侧拿了瓶水,拧开,递给她。

    谢蔷仰头喝了一大口,长长舒出一口气,盖棺定论道“总之他这个人就是幼稚、自恋、臭屁又自以为是,集所有让人讨厌的臭毛病于一身,一点儿优点都没有!”

    顿了顿,谢蔷非常心不甘情不愿地咕哝了句“如果长得帅也能算作优点的话。”

    沈文清静静地听她说,没有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职业性质使然,他更善于聆听。在洛杉矶那两年,沈文清是谢蔷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。她一直把他当作哥哥,如亲人一般。

    四周安静下来,谢蔷才意识到自己像只小麻雀似地聒噪了一路。

    她不太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,试探地开口“我是不是话太多了?”

    沈文清朝她淡淡地笑,“很久没有看到小蔷这么有活力的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谢蔷犹疑,“我不是一直这样吗?”

    沈文清失笑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解开安全带,对她说“走吧,送你到楼下。”

    “诶。”谢蔷应着,扭头去后座拿包。就着外面透进来的一点灯光,她留意到后座边上放着一只礼盒袋子。

    上面印着guylian的lo,同样也是一款巧克力。

    小护士送给沈文清的那盒是费列罗,放在另一头。这盒应该是沈文清自己准备的。

    沈文清绕过来这边替她开门,谢蔷正想开口询问,又见沈文清去了后座,拉开车门,将那只礼盒袋子一同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柳明修去到时谢蔷不在家,来开门的是负责照顾谢蔷生活起居的阿姨。

    阿姨为谢家打工多年,照顾谢蔷从小长大,不可能不认识柳明修。

    阿姨神色意外,“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柳明修问“谢蔷呢?”

    “谢小姐出去了,还没回来。”阿姨说。侧开身子让柳明修进来。

    柳明修把蛋糕放在桌上,目光在屋内打量了一圈。

    谢蔷回国后,他总共来过她住所两次,只是两次都风风火火,没停留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柳明修才意识到,谢蔷现在是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谢氏集团百年基业,最早在香港那边做实业起家,后来谢蔷她父亲带着谢家人来到内地发展,进一步扩大商业版图,这些年目标更是瞄准海外。

    柳明修拿起谢蔷放在床头的相框。

    照片里的谢蔷还是十二三岁的时候,那年谢正明带她去瑞士滑雪,她让谢正明抱着,在白皑天地间,笑得很灿烂。

    一般人口中常说的只有“妈宝”,谢蔷却是十足的“爸宝”。

    柳明修放下相框,问“这次谢蔷回国,谢叔叔没一起回来吗?”

    阿姨摇头,“这两年谢先生一直在国外,工作实在太忙。”

    确实。

    连柳家每年固定举办的晚宴,也都是由谢蔷她姑妈或是谢家几个大伯代为出席,算算时间,他也有两年没见过谢正明了。

    谢蔷还没回来,柳明修就在她屋里四处转悠着,经过衣帽间,柳明修留意到角落里放着一把大提琴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琴盒或者琴包的保护,就这么直接靠放在墙角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  一首《凉凉》送给柳明修

    大家除夕快乐!!!!今天代表柳大哥给大家发红包!!!预祝大家新春顺利,万事如意~

    柳明修?我觉得你们根本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。,,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,网址  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www.clpv2b.com